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217章 公主又哭什么(1/2)

前厅内阒然一片,下人们面面相觑,不知该往哪里看,只能感受到端坐在正上方的家主脸色沉肃,没说一个字,却威赫逼人。

静思阁方才发生的混战已经传遍了谢家,方才与此事未有关系的学子都已经离开,只剩下几个关键人物留在厅内。

贺容瑜赶到的时候,张秋实已经鼻青脸肿,脑袋上都是血渍,一双眼半睁不睁,嘴里时不时传来微弱的哀呼,血肉模糊。

“”

“”

她再环顾四周,谢乐芙和赵玥脸上也有些青紫,跪在一旁的少年神形更加狼狈,发丝被额头上冒出的汩汩血流浸染,粘腻成了一团。

“怎么弄成这样。”

贺容瑜猜到可能是几个学生打架,没忍住深深叹了口气,又看向一旁站着的谢希暮。

“希暮,你没事吧?”

谢希暮轻轻摇了下头,“贺姐姐,麻烦你帮他们看看伤势。”

贺容瑜先替伤势最重的张秋实包扎好,又依次帮井繁和赵玥他们看过。

都是拳脚伤,掀不起什么风浪,只是模样看着惨了些罢了。

“五皇子和二姑娘没什么大碍,张小公子和井小伯爷这些时日少动,也不要再生打斗了。”

贺容瑜叮嘱后,看向上座的谢识琅,同时也感知到另一股视线在悄然打量她。

贺容瑜前些年同父亲参加过宫宴,当时见过赵玥,眼下瞧女子同赵玥的长相有几分相似,估摸出这就是四公主赵柔。

只是这女子看向她的视线,探索中竟还隐隐带了些敌意。

“谁先说。”谢识琅许久后才开口,无形中散发出的压迫感令张秋实和井繁都顿了下。

“都不说?”

谢识琅不动声色看了眼阿梁,“戒尺。”

阿梁将一把四指宽的紫檀木戒尺递过来,谢识琅接过,走到厅中几个人面前。

男子本就生得高大,面庞冷俊,性情也是冷若冰霜,这样握着戒尺走过来,就像是地煞爬到人间,身上的寒气逼得几人都后退了几步。

“都不说,便都要受惩处。”

谢识琅第一个走到赵玥跟前,“伸手。”

赵玥显然愣了,分明这事他没掺和进去,只是去劝架罢了,挨了打不算,谢识琅竟然还要惩处他。

“相爷,此事不关阿玥的事。”赵柔拉住谢识琅的衣角,分毫没意识到这动作有多么有悖礼制。

谢识琅往前走了两步,拉开与赵柔间的距离,“都不说,那便一视同仁。”

赵柔蹙眉,“相爷,我说。”

谢希暮只瞧女子往谢识琅的方向走近了两步,语气哀楚:“小舅舅这些时日心情不佳,或许是瞧见谢夫人,想起了一些不高兴的事情,这才说了些气话。

井小伯爷平日里和谢夫人关系好,听了小舅舅的话,也是替夫人气愤,这才动了手打人。”

谢端远闻讯赶来时便听到了赵柔的话,目光顿时落在了站在一旁的谢希暮身上。

贺容瑜闻言也蹙起了眉头。

赵柔这话说得暧昧不清,竟然说井繁和谢希暮关系好,井繁是来静思阁念书的学生,而谢希暮是谢识琅的妻子,也算是井繁的师母。

可此时此刻,却将井繁同张秋实大打出手的原因归类到谢希暮身上。

这很难让人不多想。

“”

“”

谢识琅听见此事是因小姑娘而起,余光动了动,又发觉了厅外的谢端远,重新启声:“这么说,是井繁先动的手。”

“是我先动的手。”

谢乐芙往前走了两步,斜瞪了眼地上的张秋实,“那孙子口出狂言,污蔑我二婶婶,早就想揍他了,满嘴喷粪的狗东西。”

“混说什么!”

谢端远从后大步走来,指着谢乐芙,“住嘴!还嫌今日闯的祸不够多吗?”

谢希暮蹙眉,扶住谢端远,“从祖父,这件事”

“你不要说话。”

谢端远回眼看向谢希暮,那浑浊眼珠里的冷意让人后背生凉,老人家的视线又缓缓落在井繁身上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老族长这是当众驳了谢希暮的脸。

赵柔抿住唇,蹙眉说:“这件事情,我也有错,我不该放任小舅舅对夫人说那些难听的话,这样小伯爷也就不会为了夫人而大发雷霆。”

“是啊,你有错。”

谢乐芙嗤了声:“那不如公主也受受罚?替我挨几板子?”

“谢乐芙!”谢端远夺过谢识琅手里的戒尺,第一下便重重砸在谢乐芙身上。

“孽障,怎可对公主无礼。”

郝长安是第一个发现这场混战的,自然也在场,见谢乐芙挨了一戒尺,那眸子委屈得一下就红了。

郝长安紧皱眉头说:“老族长,说到底这件事错在张小公子和井小伯爷,二姑娘的错处倒还算轻。”

“本来就是。”

谢乐芙就没受过这委屈,瞪着老人家,气得哼哧发喘:“就不是我的错,那孙子就该打!

我还没下死手呢,今日若不是谢朝要照顾允儿没来,一定把这王八羔子揍得更狠。”

小姑娘不顶嘴还好,这副顶撞谢端远的模样,气得他当即抬手甩过去。

厅内顿时响起脆亮的巴掌声。

只是这巴掌没由谢乐芙受。

巴掌落下之际,谢希暮将人拉开,替小姑娘挨了这一下。

“二婶婶!”谢乐芙惊叫出声。

谢识琅反应最快,一把将谢希暮拉到自己怀里,检查她的脸,“我看看。”

小姑娘的脸生得白皙细腻,这一掌谢端远用了十足的力气,手印陷进她的脸颊,不多时便肿了起来。

谢希暮深呼吸一口气,纵使眼眶微微泛红,还是勉强笑着朝谢识琅和谢乐芙摇头,“没事。”

赵柔也佯装出受了惊吓的模样,假惺惺开口:“这件事不关夫人的错,若是族长要罚,还是罚我吧。”

谢端远方才本就无意要打谢希暮,见女子替谢乐芙挨了这一下,心里稍有不忍,却又碍于颜面不能道歉。

谢识琅的视线落在小姑娘红肿的面颊上,眸底淬染了一圈凌冽寒意,从谢端远手里夺过戒尺,“好,公主说得也有道理,

这件事情谁都有错,那便每个人都要挨罚。”

谢端远皱紧眉头,“十郎,公主和皇子打不得。”

“都是我的学生,老师管教子弟,有何不可。”谢识琅一字一顿出声。

赵柔闻言浑身一僵,她本是见谢希暮被打了心里痛快,这才装模作样说几句,哪里想得到谢识琅竟然真要打她。

可说出去的话,泼出去的水,赵柔在谢识琅跟前承诺了,若是不兑现,又怕让他更瞧不起她。

这手伸出去是哆哆嗦嗦的,可戒尺落下之际,却是稳准狠。

打得赵柔脸色顿时就白了,后背出汗,可显然谢识琅还不打算就这样放了她。

下一戒尺的重量远远超过第一下,疼得赵柔没忍住痛呼了声,平日里再难忍,此刻也委屈得红了眼。

“殿下哭什么呢?方才说大话的时候不是挺大义吗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@无限小说 . www.55xs.org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无限小说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